全国服务热线 17091839222 服务时间(08:30-18:30)
当前位置:首页 > 配资咨询 Document >正文
< 返回

通股票配资加盟:以人为本 A股交易时间没必要延长

2020-07-24 10:52:17   所属栏目:配资动态   来源:股民钱包

  通股票配资加盟:以人为本 A股交易时间没必要延长最近有学者撰文称,成熟市场交易时间长,A股交易时间过短,其弊端包括可能导致隔夜跳空等更大波动、影响市场定价效率、有些投资者因交易时间与工作时间冲突等原因而失去交易机会,由此建议延长A股交易时间,向成熟资本市场靠拢。笔者对此难以认同。

  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股票交易时长为6.5小时,但从上半年疫情期间其市场表现来看,交易时间长,并没有消灭隔夜跳空现象,也没有平抑市场巨大波动,相反,其隔夜跳空和波动更为猛烈,两家交易所主要指数的波动幅度,远高于上证指数和深证成指。

  至于有些人因交易时间与工作时间冲突等原因而失去交易机会,这个不能怪A股交易时间过短,而是目前A股交易时间基本就与国人上班时间重叠,现在一些投资者交易股票,其实是在上班时间偷偷摸摸交易、违反工作纪律。

  可以假想一下,如果上述延长股票交易时间的理由行得通,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全天24小时不间断交易,这样可和成熟市场交易时间做到完全重叠,可以消灭隔夜跳空现象;但可以想见,这对投资者来说将是多么煎熬。不用说24小时交易,即便是10小时、8小时,又有多少投资者能盯住盘面?如果不盯盘,投资者又担心期间股价波动让其丧失获利机会、或由此带来损失。

通股票配资加盟:以人为本A股交易时间没必要延长

  由此看来,通股票配资加盟证交所设定交易时间的长短,不仅要考虑平抑市场波动、提高定价效率,更要考虑投资者这个“人”的因素,要以人为本。交易是投资者在收集和分析大量信息基础上而做出的抉择,是需要付出高度消耗的脑力劳动,这种消耗其实比体力劳动更摧残身体,有些投资者由此神经衰弱、茶饭不思,若投资失败更是痛不欲生。

  此前有人建议取消我国的商品期货夜盘,一个主要原因,就是商品期货夜盘(21:00 至 23:30)变相霸占了交易者的休息时间,严重影响了交易者对健康、通股票配资加盟家庭的平衡,甚至有人认为,这将严重影响中国的生育率。而就A股市场,此前也有人大代表建议股市交易时间应当缩短1/3或者一半,认为股市本身并不创造财富,通股票配资加盟只是对部分社会财富进行再次分配,较长交易时间也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。

  一直以来,欧洲证交所交易时间过长,也引发一些投资者、交易商不满。众多基金公司、银行机构、以及做市商游说欧洲的交易所,通股票配资加盟希望推迟开盘时间、并将收盘时间提前;认为漫长的交易时间属于反社会行为,无助于市场流动性,伤害到从业人员和市场参与者的“幸福感”。不过,前不久欧洲证券交易所联合会(FESE)作出回应,认为缩短欧洲交易时长可能对欧洲市场总体不利。显然,不同市场主体其立场角度可能完全不同,证交所当然希望交易时间越长越好,然而投资者希望交易时间应该适中。

  笔者认为,证交所延长交易时间,对提高定价效率、消除隔夜跳空等好处并不明显,但其副作用却非常明显。成熟市场机构投资者比例较高,应对交易时间过长尚有办法,就是由不同交易员轮班工作,但A股市场个人散户比例较高、难以轮班盯盘,且是上班时间看盘交易,若交易时间过长,既影响本职工作的效率、也影响国人健康。

  A股牛市期间全民皆股,对国民经济的负面效应早已显现,投资者无心本职工作,可以说,虚拟经济的繁荣对实体经济造成了较大负面影响。笔者认为,A股不应延长交易时间,甚至可以考虑缩短,而且交易时间最好与工作时间错开,为此建议:

  取消A股上午交易时段,下午14:45开盘集合竞价,15:00-17:00为上半场交易时间,下半场交易时间为19:00-20:30,这样部分交易时段可与成熟市场重叠,强化市场关联,吸引境外资本投资A股;同时,由于避开了国人工作时间,可以极大提高国人本职工作的工作效率,做到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两不误、通股票配资加盟共发展。

  最近有学者撰文称,成熟市场交易时间长,A股交易时间过短,通股票配资加盟其弊端包括可能导致隔夜跳空等更大波动、影响市场定价效率、有些投资者因交易时间与工作时间冲突等原因而失去交易机会,通股票配资加盟由此建议延长A股交易时间,向成熟资本市场靠拢。笔者对此难以认同。

  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股票交易时长为6.5小时,但从上半年疫情期间其市场表现来看,交易时间长,并没有消灭隔夜跳空现象,也没有平抑市场巨大波动,相反,其隔夜跳空和波动更为猛烈,两家交易所主要指数的波动幅度,远高于上证指数和深证成指。

  至于有些人因交易时间与工作时间冲突等原因而失去交易机会,这个不能怪A股交易时间过短,而是目前A股交易时间基本就与国人上班时间重叠,现在一些投资者交易股票,其实是在上班时间偷偷摸摸交易、违反工作纪律。

  可以假想一下,如果上述延长股票交易时间的理由行得通,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全天24小时不间断交易,这样可和成熟市场交易时间做到完全重叠,可以消灭隔夜跳空现象;但可以想见,这对投资者来说将是多么煎熬。不用说24小时交易,即便是10小时、8小时,又有多少投资者能盯住盘面?如果不盯盘,投资者又担心期间股价波动让其丧失获利机会、通股票配资加盟或由此带来损失。

  由此看来,证交所设定交易时间的长短,不仅要考虑平抑市场波动、提高定价效率,更要考虑投资者这个“人”的因素,要以人为本。交易是投资者在收集和分析大量信息基础上而做出的抉择,是需要付出高度消耗的脑力劳动,这种消耗其实比体力劳动更摧残身体,有些投资者由此神经衰弱、茶饭不思,若投资失败更是痛不欲生。

  此前有人建议取消我国的商品期货夜盘,一个主要原因,就是商品期货夜盘(21:00 至 23:30)变相霸占了交易者的休息时间,严重影响了交易者对健康、家庭的平衡,甚至有人认为,这将严重影响中国的生育率。而就A股市场,此前也有人大代表建议股市交易时间应当缩短1/3或者一半,认为股市本身并不创造财富,只是对部分社会财富进行再次分配,较长交易时间也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。

  一直以来,欧洲证交所交易时间过长,也引发一些投资者、交易商不满。众多基金公司、银行机构、以及做市商游说欧洲的交易所,希望推迟开盘时间、并将收盘时间提前;认为漫长的交易时间属于反社会行为,无助于市场流动性,伤害到从业人员和市场参与者的“幸福感”。不过,前不久欧洲证券交易所联合会(FESE)作出回应,认为缩短欧洲交易时长可能对欧洲市场总体不利。显然,不同市场主体其立场角度可能完全不同,证交所当然希望交易时间越长越好,然而投资者希望交易时间应该适中。

  笔者认为,证交所延长交易时间,对提高定价效率、消除隔夜跳空等好处并不明显,但其副作用却非常明显。成熟市场机构投资者比例较高,应对交易时间过长尚有办法,就是由不同交易员轮班工作,但A股市场个人散户比例较高、难以轮班盯盘,且是上班时间看盘交易,若交易时间过长,既影响本职工作的效率、也影响国人健康。

  A股牛市期间全民皆股,对国民经济的负面效应早已显现,投资者无心本职工作,可以说,虚拟经济的繁荣对实体经济造成了较大负面影响。笔者认为,A股不应延长交易时间,甚至可以考虑缩短,而且交易时间最好与工作时间错开,为此建议:

  取消A股上午交易时段,下午14:45开盘集合竞价,15:00-17:00为上半场交易时间,下半场交易时间为19:00-20:30,这样部分交易时段可与成熟市场重叠,强化市场关联,吸引境外资本投资A股;同时,由于避开了国人工作时间,可以极大提高国人本职工作的工作效率,做到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两不误、共发展。

如果需要股票配资代理,请联系股民钱包。

上一篇:北京配资炒股公司:“两桶油”油气管道等资产拟售国家管网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相关阅读

热门阅读

| 精彩推荐 |